九冢狐。

秀业秀/漫威/魔道杂食,不忌口(

RDJ&抖森&西瓜Jun&谜之声→爱他们是一辈子的事♡

诈尸状态,偶尔写文画画,基本咸鱼级别。

如蒙赏识,不胜荣幸♡

【锤基】What if...?

一发完,假如Loki没有出现在飞船上。

---------
    "如果你在这儿,我真想抱抱你。"
    Thor掂了掂手上的物件,确定重量不至于伤着任何人之后,将它丢向了眼前的邪神。

    绿色的光芒闪过,又一个投掷物步了那些石子儿的后尘,无比隆重地依次亲吻过墙壁与地板,再可怜兮兮地滚回雷神的脚下。

    "Of course I'm not , bro." Loki耸了耸肩,视线玩味地从地上的牺牲品转向他哥哥的脸上,"你知道的,我从来都不是个乖宝宝。"

    结果毫不出人意料,Thor挑了挑眉,退后两步潇洒地靠在桌沿上,"我一点都不好奇你现在在哪。"
    话音落地,Thor发誓他看见Loki的嘴角勾起来了,"你当然不必好奇了,"舱外耀眼的星河流转着,却难波及邪神幻象如幽潭般的绿眼睛一丝一毫,"相信一个领养的弟弟对你王位的威胁已经随着Asgard一起毁灭了,在你的亲眼见证下。Am I right , the king of Asgard? "

    新继位的王向巫师的方向倾了倾,他的眼中闪着电光,用无声的威压捍卫着自己的主权,"Asgard没有毁灭,我的人民还和我在一起。I'll always stay with my kingdom , with Asgard.  "
    仿佛仰仗着此刻自己并不是真正在他面前似的,Loki甚至为这宣言空前地鼓起了掌,有绿色的光从他的掌中溅出来,逸散在空气中,"Wow,多么标准的答案。Odin要是能留下一只耳朵听见他的儿子说出这种话,说不定能激动得死而复生。"

    Thor看着眼前的弟弟,不知道是他的笑容、他的夸奖还是他的玩笑刺激到了雷神,Thor突然失去了在这里待下去的耐心。他站起身向舱门走去,又在拦在门前的幻象前止步。
    Thor看着近在咫尺的绿眼睛,那里面深邃得就像藏了什么亘古至今的秘密,他却无法在里面看见他自己。"Loki,我的人民在等我。"
    黑发的巫师笑了,却丝毫没有要让路的意思,他伸手似乎想扯下兄长的眼罩,却又在毫厘之间停下动作,"你变得越来越像父亲了。All-father的荣光在他逝去之后仍然庇荫着他的子嗣,让你在直面死亡女神之后还能活着回来。这真是个值得赞叹的神迹。"

    "你又想再次阻止我的继位仪式吗,Loki,像上次一样?"对方毫不着调的回答令Thor更加焦躁,虽然他本人也并不清楚个中缘由,他甚至有点想笑,"你知道,你拦不住我的。多少次都一样。"
    邪神终于舍得将视线从Thor的眼罩上移开,施舍给他仅剩的一只蓝眼睛。他张了张嘴,终于将最后一点惯于伪装的笑容褪去,"Will you miss me , Thor? "

    好极了,他终于耗尽了自己最后一点耐心。雷神内心的焦躁被最后一声呼唤彻底抛上高峰,他迈动步子毫不留情地穿过眼前的幻象。
    有那么一瞬间,他们看上去像是在亲吻彼此。

    他终于走进了那双绿色的眼睛里,也终于看见了那双眼睛背后藏着的东西。那不过是另一片冰冷的现实,萨卡出品的舱门终于还是与他面对面了。

    Thor将手伸向那块冰冷的金属,邪神能蛊惑人心的声音再次在他背后响起,语气轻松得像是刚在门后藏下了一条小蛇,"你不是想知道我在哪吗,brother? "
    "I'll stay with MY kingdom. "
    "With Jotunheim. "

    金发的神祇握紧了双拳,他近乎粗暴地掀开舱门走了出去,任由那块缓缓合拢的废铁与墙壁磨出刺耳的噪音,吵得他闭紧了双眼,连睫毛都颤抖。

    舱内空无一人。

Fin.

评论(10)
热度(48)
© 九冢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