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冢狐。

秀业秀/漫威/魔道杂食,不忌口(

RDJ&抖森&西瓜Jun&谜之声→爱他们是一辈子的事♡

诈尸状态,偶尔写文画画,基本咸鱼级别。

如蒙赏识,不胜荣幸♡

【秀业秀ABO】Valentines-『NO.1 Alpha?』

双A,下药,主秀业副业秀,cp洁癖注意避雷w

ヽ(〃∀〃)ノ Hey你好这儿是刚来这儿玩第一次发文的狐狸!…也不知道开头究竟要说些啥啦,总之先求眼熟吧大概…?xxx

umm也没啥背景啦,很普通的ABO设定…?自设药品相关后续大概会慢慢说明w

时间大约是国中毕业之后,两人依然一同就读于椚丘中学高中部,目前十七岁,处于思春期(不

啊废话不多说,准备放渣文w文风略清奇,若能有幸得您赏识,不胜荣幸。

——————————————————

    时值盛夏,骄阳当空,空气之中躁动着一种不安的因子,浓郁得几乎使人无法喘息。

    红发的少年立在行道树的阴影之下,一手略显烦躁地扇着风,一手将刚喝完的草莓牛奶盒子扔进了一旁的垃圾箱中。

    “哈啊,混蛋学生会长……”赤羽业鎏金色的眸子之中流露出不满的意味,“连自己订下的约定都能迟到,啧。”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不是那个浅野神秘兮兮地说有什么重要的事一定要约他面谈,一直吊着他的胃口的话,这么热的天气他说不定都根本不想出门也说不定?

    ……本来就是在放假嘛,谁知道呢?

------------------------------

    在视野之中终于出现那双令人不爽的眸子的时候,赤羽业差点以为他就要被晒干在路边上了。

    双眸一扬,小恶魔再次用标志性的声音作出了挑衅性的发言:“连自己定下的约定都能理所当然地迟到上半个小时,难道这就是椚丘中学‘好学生’的作风吗?真是令人失望啊会长大人——”

    说话的同时,与本人同样嚣张的浓烈的Alpha信息素也释放开来,有意无意地传达着一贯挑衅的意味。

    浅野学秀眸子一眯,恍然间赤羽业几乎以为自己看见了狐狸的笑容,“真是抱歉,来之前有些事情耽搁了。作为补偿,这盒草莓牛奶就请赤羽同学收下吧?”

    出乎赤羽业意料地,将“迟到十五分钟”夸大成“迟到半个小时”并没有成功地激怒浅野学秀,反而一反常态地收到了从未有过的道歉礼……?这个满脑子支配欲的浅野学秀到底是良心发现,还是单纯地脑子热坏了?

    赤羽业有些狐疑地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草莓牛奶,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来滋润自己早已干咳难耐的唇舌,嘴上也只好依然敷衍地道了谢。

    “能得到赤羽同学的原谅真是不错的开始啊……”浅野学秀依然好心情地笑着,紫色的眸子之中潜藏着某种得逞的意味,“既然说是重要的事,那么自然不可能在大街上展开讨论了。不如……赤羽同学随我来一趟如何?”

------------------------------

    浅野学秀上前用房卡打开了门,入眼是温馨典雅的实木风格装潢,在暖黄色的灯光下透着股使人安心的慵懒感。

    “等…宾馆双人房…?”站在门外,赤羽业感到自己的嘴角抽了抽,几乎想上前试试浅野学秀是否正因发烧而病入膏肓,“认真的吗?这种地方能谈什么重要的事啊…”

    ——而且还是两个Alpha如此近距离地待在同一个密闭的环境之中,赤羽业几乎已经预见了因对方的信息素而不断犯恶心的两人了。

    可惜的是前方的浅野学秀却并未回头,只是一边悠然地踱步而入,一边漫不经心地发出了礼节性的命令。

    “请进。”语气礼让而不容违背。

    赤羽业闻言轻嗤,迈步悠然而入,“是是…会长大人——”身后随手带上的门发出了象征着紧锁的“咔哒”一声响。

    紧随其后的则是浅野学秀的手轻轻一扬,房卡划出一个优美的弧度,落入了衣柜与墙的夹缝深处。

    “…哈?”一种不良的预感泛着寒意,爬上了赤羽业的背脊。

    浅野学秀回过身,摊开双手解答了赤羽业此时的所有疑惑,嘴角是如赤羽业此刻所见的狐狸一般的笑容。

    “这间房间是双向上锁的,没有被允许的话,一周之内不会有人过来进行客房服务。”

    “赤羽业,我蓄谋很久了。”

    “我想操你。”

    眼前所见是浅野学秀一如既往令人厌恶的紫眸,此刻却涌动着某种赤羽业不曾见过的东西。

    啊啊,稍微有点吓人呢?…才怪。

    “…就这样?”在浅野学秀发出了自以为爆炸性的发言之后,眼前的红发少年却仍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模样,鎏金色的眸子微扬,不知是灯光还是什么其他东西的光华随着他的动作流转在其中,晃得浅野学秀微眯了眼。

    “且不论以你的身手要如何制住我来任你宰割了,浅野学生会长大人——”红发的少年说着向眼前的人迈进了一步,在双方都不占任何身高优势的情况之下,习惯性地以挑衅的俯视角度注视着对方的眸子,“身为一个男性Alpha,对另一个男性Alpha怀着这种肮脏龌龊的幻想…”

    “不觉得自己很恶心吗?”

    脑中有某种东西随着对方的这一句话“轰”的一声炸开,浅野学秀觉得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理智已经不复存在了。

    ——要是还存在着才奇怪吧,毕竟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理智?

    管他的。

    “Alpha?很遗憾…”浅野学秀抱臂倚在了一旁墙边,一脸饶有兴味的表情,“答错了呢,赤羽同学。”

    “…哈?什么意…唔…”一言未尽,红发的小恶魔膝弯一软,在天旋地转之际被浅野学秀抵在了墙上,全身的重量都倚仗着胯下对方的一条腿支撑着,热意不断上涌,妄图着吞噬双方此时仅存的理智。

    “药效发作了啊…”浅野学秀伸舌舐了舐自己干燥的唇,餍足于腿上所感的对方颤抖着的热度与湿度,“这不是任人宰割了吗?美味的赤羽业同学。”

    “…?!”鎏金色的眸子里满溢着惊惶与愤怒,这诱人的景象看得浅野学秀满意地眯起了眼。

    “来,请尽情地做最后的反抗吧,我会好好地兴奋起来的。”

---tbc.

评论(35)
热度(123)
© 九冢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