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冢狐。

秀业秀/漫威/魔道杂食,不忌口(

RDJ&抖森&西瓜Jun&谜之声→爱他们是一辈子的事♡

诈尸状态,偶尔写文画画,基本咸鱼级别。

如蒙赏识,不胜荣幸♡

【秀业秀ABO】Valentines-『NO.3 Depravity』

    双A,下药,主秀业副业秀,cp洁癖注意避雷w

    想吃肉然而自己写得有点儿尴尬…呜这儿新晋司机偶尔炖肉,不好吃还请见谅quq【然而并不算肉…大概x

    感觉上虽然设定是ABO,但是感觉后面剧情的部分还是会有的啦w因为初衷是想写学秀和业君两人相损相爱的相处模式嘛////

    第三次重新发这篇了…内心奔溃呜呜quq

    啊总之每次废话都要扯这么多还是比较抱歉的啦…那么照旧,祝食用愉快w

    文风略清奇,若能有幸得您赏识,不胜荣幸。

——————————————————

    无力的感觉真是令人作呕。

    再次尝试挣脱桎黿梏无果之后,赤羽业的脑中便只剩下了这么一句话。

    红发的小恶魔被大张着禁黿锢在床上,单薄的衬衫被整件卷了上去,将两颗挺立着的果黿实暴黿露在了空气中。内黿裤完好地包裹着诱黿人的轮廓,只有外裤被褪到了膝弯处。将黿裸黿未黿裸的触感只将羞黿耻黿心勾勒得更加清晰而已。

    某人燥黿热的指尖在腿黿根处来回游走着,每每若有若无地撩黿拨过那最要人命的地方,却就是未曾施与过一丝触碰。药物作用下发黿了黿情的身体早经不住如此的挑黿逗,近乎本能地弓起了腰,妄图被触碰到那难以启齿的部分。

    浅野学秀轻黿啃着赤羽业的乳黿首低笑出声,湿黿热的气息尽数喷在了赤羽业身上,“想要?开口求我。”

    “…混蛋……哈……”赤羽业尽全力紧咬着牙关,将难黿耐的呻黿吟与喘黿息堵在了齿间。

    要是能一拳挥过去就好了,可惜一副手黿铐早将他的双手与镂空雕刻的床头固定在了一起,他所能做的不过是将那根铁链攥得更紧而已。

    而这会让浅野学秀更加兴奋。

    赤羽业近乎绝望地偏过了脸,不去看自己在对方挑逗下早已颤颤巍巍地勃黿起了的性黿器撑起的轮廓,眼中蓄着的生理泪水随着动作滑落至了耳廓中,激起一阵不适感。

    身体近乎条件反射般缩了缩肩膀,将耳朵向自耳旁向上被禁黿锢着的手臂上蹭去,随之偏转回来的视线却正好撞上此刻近在咫尺的深紫色眸子。

    “赤羽同学这个样子还真可爱…”浅野学秀笑得愉悦,修长的手指玩味地抚过对方脸上的泪痕,却被对方在下一刻甩了开去。

    可爱?指无力还手吗?

    赤羽业咬紧了牙,不去看试图在自己颈上留下些什么痕迹的人,“…像你这种人,身边根本就不缺Omega吧。嘶…!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身上蠢蠢欲动的人忽然之间缓了下来,似是在思考着,又似是根本不愿回答。

    “哈?不敢说吗?”隐隐感到自己的心跳似乎也期待着什么一般快了起来,赤羽业不禁暗暗有些咂舌,“是有什么不可告人…”

    话音未落,便被对方有些不善的语气打断。

    “赤羽同学既然这么聪明,那就自己去猜好了。”浅野学秀忽然莫名地有些烦躁,也忽然间失了继续挑黿逗下去的耐心,伸手便将赤羽业的内黿裤连同外裤一起脱了下去,“拖延时间也是没用的,接下来就请好好思考清楚吧。”

    感到下黿身忽然之间暴黿露在了空气之中,赤羽业的脸色瞬间就难看了起来,脸上是浅野学秀从未曾见的慌乱表情,“等…嗯…!”

    一根手指借着对方兴奋之际分泌出的大量肠黿液挤进了湿黿润狭窄的后黿穴,层层软肉包裹而上,辨不清是排挤还是渴黿求地将手指绞紧。

    “哈啊、出…不要…!”身体不由分说地因这触碰而兴奋了起来,但残存的理智却摆动起了腰肢,试图将侵入者赶出去。

    后面是从未有过的异黿物侵入感,明明是应该感到难受的行为,细密的快黿感却翻涌着层层而上,几乎没有给人留下任何正常思考的余地。

    糟糕了啊…

    “现在才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可是不行的哟,赤羽同学。”浅野学秀强忍着下黿身的胀黿痛,难得耐心地一点点开拓着Alpha本就不适于承受欢黿爱的后黿穴。

    “嘶,痛…!…”

    三指,四指,耐心渐渐地随着对方断断续续的呻黿吟被消磨殆尽。

    赤羽业的理智被对方不得要领的开拓动作折磨得风雨飘摇,勉强紧咬着下唇才没有不顾形象地哀求出声。只是阵阵剧痛之中,身体里某处奇怪的机关似乎也已被启动,后黿穴翕动着分泌出了更多的液体,配合着对方手指的运动发出阵阵淫黿糜的水声。

    直到眼看着对方的性黿器前端已颤颤巍巍地分泌出了些粘腻的液体,浅野学秀才满意地将自己沾满对方淫黿液的手指抽了出来,整个人压上了对方的身体,扳正对方的脸看进他的眸子。

    “很容易就兴奋起来了啊,两人份春黿药的滋味还不错吧,赤羽同学?”

    那张浅野学秀不知看过多少遍的清秀面容此刻已是一塌糊涂,细碎的呻黿吟喘黿息从喉间难以压抑地溢出,鎏金色的眸子蓄着水雾,有些艰难地聚焦向眼前的人。

    尽管赤发的小恶魔仍在尽了全力摆出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但看在浅野学秀的眼中却只剩下了一副勾人心魄的媚黿态。

    …犯规,这可怪不得我了。

    炙热的性黿器抵上了渴求着被贯黿穿的穴黿口,却是迟迟不肯进入,只在那周围打着转儿,撩起一波波摧人理智的欲黿火。

    赤羽业咬牙,将脸转向了自己的臂弯,将压抑不住的低黿喘尽数埋了进去。而浅野学秀则是紧随其后,舔黿吻上了对方正对着自己的泛着粉红色泽的左耳。

    “叫我的名字,我就进去。”

    “…才、不…嗯…”

    修长的手指裹上了对方被冷落了许久的性黿器,变着法儿地不住挑黿逗,却又堵住了不让人释放。

    直到身下人压抑着的呻黿吟逐渐变得高亢,小腹颤抖着似是快要忍耐不住了,浅野学秀才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再次发出命令。

    “叫我的名字。”温热的气息极尽暧黿昧地喷洒在对方的耳旁,是宛若调黿情却又不容抗拒的语气。

    被完全压制住的身体有些颤抖,半天之后才从唇齿之间含糊不清地吐出了几个音节,“……浅…野…”

    紧握着对方性黿器的手再次加重了力道,意料之中地收获了几声几乎临近崩溃边缘的呻黿吟。

    “名字。”

    “……学、秀…”理智终究被翻腾而上的欲黿火所湮没,赤发的小恶魔偏转了头,颤抖喘黿息着的唇印上对方的,将不再忍耐的呻黿吟与呼唤一声声揉碎了碾磨进对方的口中——

    “学…秀,呜…学秀……”

    ——不行了,这样下去的话…

    “…算了,如你所愿。”

---tbc.

评论(7)
热度(90)
© 九冢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