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冢狐。

秀业秀/漫威/魔道杂食,不忌口(

RDJ&抖森&西瓜Jun&谜之声→爱他们是一辈子的事♡

诈尸状态,偶尔写文画画,基本咸鱼级别。

如蒙赏识,不胜荣幸♡

【秀业秀ABO】Valentines-『NO.4 Midnight』

   双A,下药,主秀业副业秀,cp洁癖注意避雷w

    啊,高中男孩子之间青涩而懵懂的爱情——////

    总觉得大概是会透着些狠戾中二而不通要领的嘛,一面心照不宣一面互相斗嘴的业和秀最可爱了/////

    另外下个星期又是全市统考的季节了…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会停一周吧,果咩quq

    文风略清奇,若能有幸得您赏识,不胜荣幸。

——————————————————

    浅野学秀自一个久违的噩梦之中醒来,梦中的内容说是恐怖,倒不如说是有些中二而香黿艳来得更加贴切。

    梦里他躺在被烈焰烤炙至焦黑的大地上,不能动弹分毫,咽喉也充斥着些窒息般的感觉,眼见是血红色的穹顶,身侧是望不见底的万丈深渊。张着赤红羽翼的恶魔自远处飞来,极尽媚黿态地雌黿伏在他身上,柔软的唇舌伴着尖锐的獠牙,一点一点地舔黿舐过他的每一寸肌肤,却又在下一刻毫不留情地啃咬下去。

    本应是荒诞而痛苦的经历,他却对此有些辨不清原由地甘之如饴。

    ——直到那恶魔的唇移至了他的唇上,清晰而深刻的疼痛自舌尖弥漫开来,贯穿了他的梦境。

    浅野学秀醒了,睁眼却是另一只赤发的小恶魔,鎏金色的眸子定定地望向他的,其中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眼见沉睡之中的人终于被自己折腾醒了,赤羽业便直起了身,收回了原本捧着浅野学秀双颊的手。

    “…真难吃。”红发的恶魔笑了笑,舔黿舐过自己尖锐的犬齿,在唇上洇出一片更加刺目的艳色。

    血腥味在疼痛渐淡之中终于后知后觉地弥漫了开来,浅野学秀借着清亮的月光,看着眼前跨坐在自己身上的人嘴角的一丝血红,微微眯起了眸子,“你准备干什么?”

    “如你所见,”赤羽业耸了耸肩,晃了晃依旧戴着手铐的双手,碰撞出叮铃铃的一阵响声,“试图用现有的铁链杀了你。”

    浅野学秀嗤笑出声,伸手抹开了对方嘴角的血渍,晕染出一片容易令人误解的殷红,“你做不到。”

    “…我做得到。”赤羽业甩开了摩挲着自己面颊的手,鎏金色的眸子映着月色,闪耀出一片朦胧的寒意,“我恨不得现在立刻杀了你。”

    浅野学秀借着月光看向眼前赤黿裸黿着身子跪坐在自己身上的人,从他隐约向外淌着浊黿白色液体的后黿穴看到他被掐得有些青紫的紧实的腰,看到他沾染着粘腻液体的胸腹,看到他遍布着齿黿痕与吻黿痕的乳黿首与锁骨,看到他激烈交黿吻之后泛着些红肿的唇。

    入目的皆是一片不堪的景象,却偏是在一个耀眼而桀骜不驯的Alpha身上。

    “不错的发言,我几乎差一点就要信了…”浅野学秀唇角一弯,几乎以笃定的语气戳向了对方的痛处,“——如果你刚才没有向我索黿吻的话,赤羽同学。”

    赤羽业闻言身形顿了顿,又一脸厌弃地吐了吐舌,“怎么会?光是闻着浅野同学的信息素就足以令我反胃了,索黿吻什么的还是饶了我吧…”

    “那么这又是什么?”浅野学秀一挑眉,伸了伸自己仍留着对方齿印与些微血渍的舌。

    “哈,浅野同学真是小气,”撞在了连自己也不甚清楚原由的问题上,赤羽业宁愿选择随意搪塞过去,也不愿有半分的示弱,“…鲜血的滋味总比另一个Alpha的信息素要美味得多。”

    至于原因?哪来的那么多原因,不过是一时不知哪来的冲动便吻了上去罢了。可谁知道滋味如此令人失望,倒还不如狠咬一口来得痛快。

    浅野学秀看向眼前的人,借着清亮的月光从他火红的发一直看进鎏金色的眸子里,像是在质疑着什么,又像是在搜寻着什么。

    半晌,他才妥协似地嗤笑一声,伸手揽了对方伏在自己身上,唇安抚似地蹭向他的脖颈,“真是…到底是谁输了啊。”

    突然之间被揽入怀中的人有些别扭地挣扎了几下,见无果之后便也索性放弃了,张口毫不留情地在对方肩上又添了个齿印。

    “嘶…趁着药物的副作用还在快睡吧,一会儿被Alpha的气息恶心到睡不着可别赖我。”

    “…你以为本来就应该怪谁啊,混蛋学生会长。”声音细细软软,透着些困倦的服帖。

    浅野学秀不知想起了什么,搂着对方腰际的手开始不安分地向下滑去,“那么如果赤羽同学不想睡觉的话…”

    依旧敏感着的身子在手指划过的刹那便紧绷了起来,金属冰凉的触感压向了对方的喉咙。

    “…滚蛋,不然现在就杀了你。睡觉。”

---tbc.

评论(5)
热度(72)
© 九冢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