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冢狐。

秀业秀/漫威/魔道杂食,不忌口(

RDJ&抖森&西瓜Jun&谜之声→爱他们是一辈子的事♡

诈尸状态,偶尔写文画画,基本咸鱼级别。

如蒙赏识,不胜荣幸♡

【业渚】The Seventh Year『NO.1』

    50fo点梗,政客业x杀手渚,七年后组w

    微虐有,但是大致走向是奔着HE去的啦w也不知道大致会有多长…大概短篇完结…?(不

    以上都没问题嘛?那么准备开始啦,欢迎勾搭哟w

    文风略清奇,若能有幸得您赏识,不胜荣幸。

--------------------------------

Part.1

    “哈——”赤发的政客将手中的文件顺手甩在了一旁,惬意地伸了个懒腰,“这样一来就差不多了,市长大人也请先去着手布置吧?”

    站在赤羽业面前的富态男人恭敬地低了首,不语半晌,思索再三才试探地向面前比自己年轻的政客询问了出声,“但是…对面的选民那边…”

    鎏金色的眸子半阖,狡黠而凶险的意味半掩在看似温和的笑容之后。赤羽业勾了唇角,以居高临下的姿态看向了对面的人,“市长大人还真是意外地很尊重下属的意见啊…但是说到处理对手嘛,市长大人的资历可是比我深得多了,摆不上台面的路子自然也不会比我少吧?”

    “意、意思是说…”眼前不见得不曾怀过什么龌龊思想的人,此刻的嗓音却也有些颤抖。

    “威胁,勒索,栽赃陷害,杀人灭口…”赤羽业看似无害地笑了起来,窗外和煦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却透不出一丝暖意,“犯不着摆出那种表情啦——为了市长大人的政治理想,清除道路上的一众杂碎,这些都是必要的嘛。”

    ——…至于究竟是为了谁?

    ——哈,谁知道呢。

--------------------------------

Part.2

    这次赤羽业只给了他的上司一个星期的时间。但是就结果来看,他并不满意。

    手中来路不明的调查数据上,赫然印着两组不分伯仲的数字。年轻的政客微不可察地皱了眉,尽管己方的局势正在向着更加明朗的方向发展着,但是于赤羽业而言,已经快要来不及了。

    尽管当初选中这个男人作为傀儡,就是基于他的政治规划确实打动了赤羽业这一点,但是如果是为了最终的那个目标的话,他也并不介意玷污对方那一份洁白无暇的履历。

    只可惜这见不得人的勾当,未必就是人人都适合去做的。台面之上的人总得腆着张无害而正义的笑脸,以方便身后的人在人所不知处暗暗地牵线搭桥。

    而赤羽业就恰好不是那台面上的人。

    “”啊啊,说起来大概有多久没有联系过了…?那个国中时期的…恋人?”

    ——兜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终于…还是无可避免地,再次回到这个人身上了。

--------------------------------

Part.3

    潮田渚就这么坐在咖啡屋的独间里,右手边是可以观察路过行人的单向玻璃,左手边是某人为他事先点好了的热可可。不知是雾霭抑或是其余的什么原因,眼前的视线尽是一片淡淡的迷蒙。

    至于面前那个正一脸温良地享用着甜品的人,则是他国中时期的恋人,暗中政权的操盘者之一,赤羽业。

    整整七年时间,他都只能在政界相关的报道之中偶尔瞥见一眼对方的消息。除此之外,了无音讯。

    这么轻而易举地就被对方约了出来,显然赤羽业手中是一直握有自己每一次变更的联系方式的。但是为什么不是过去的七年,而是现在?为什么是现在,偏偏是现在——

    眼前的人似乎是终于无法对自己炙热的目光无动于衷了一般,抬眼看了过来,露出的却是在公开场合用惯了的标准性笑容,“这么光看着我也是不会饱的哦,渚。”

    潮田渚愣了愣,礼貌性地还了一个微笑,然后低下头搅了搅面前的饮品。

    …还在叫那个称呼啊。

    对面不知经历过多少场面的人自然发现了对方的不自在,笑了笑便开始顾左右而言他,“诶…渚难道不喜欢我把刘海放下来的样子吗?亏我还特意把头发压了下来…”

    “…业君。”潮田渚纠结着,终于还是带着敬语开了口,却仍是不敢抬头看向对面那双耀眼的鎏金色眸子,只能死死地盯住手中的饮品,紧握着杯壁的手指有些泛白,“…你是知道的吧。与你对立的小野先生,有委托我…杀掉你。”

    杀手一边这么说着,手中搅动着饮品的勺子终于在手足无措之下撞在了杯壁之上。一声清脆而响亮的碰撞声之后,双方再次陷入了一片沉默。

    赤羽业顿了顿,半眯起了鎏金色的眸子,有些玩味而无奈地笑出了声。

    “变得直接了啊,渚君。但随便把雇主的信息透露给别人,可是不符合做一个杀手的要求的吧?”

    “…无所谓。”低垂着首的杀手深吸了口气,稳了稳自己有些颤抖着的手,抬首轻松地笑着看向了自己的目标,“无论你知不知道,我都不会失手的。”

    “嘘…话不要说得太早了哦,渚君。”压抑了许久的小恶魔再次不自觉地舐过了自己的虎牙,不再掩饰自己笑容之中满含的不怀好意,“说起来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总觉得渚君一直都有些心神不宁啊…”

    “在熏香里下手都能中招,该说谁才比较像目标好呢?”

    “等…业…?!”潮田渚有些无措地看向对方,情急之下试图站起来,却在一阵头昏脑涨之后摔回了靠垫沙发里。

    …开什么玩笑,居然被算计了。

    “真是可惜呢,渚君。”视线逐渐模糊了下去,眼前只剩下了慢慢向自己靠近的西装革履的身影,以及他右手上带着的风格全然不同的指环。“明明解药就好好地放在渚君的饮料里,但我似乎并没有得到充分的信任嘛…”

    修长的手指抚上对方的脸颊,与温热的触感同时到来的还有那指环的金属质感,冰冷得有些刺骨。

    “看来真的可以为渚君好好地上一课了——”清朗的声音愉悦地笑着,除去了对方手上带着的同样的指环,挑衅般地在对方的眼前晃了晃,“KA-RU-MA?越是亲近的人就越是不能放松警惕啊,特别是分离了七年之久,而后又步入了政坛的国中时期的恋人…”

    视线失去了聚焦,意识也渐渐混沌了下去。思念了七年之久的声音吐出的每一句话,此刻都像是一片混沌,一分一分地将他最后清醒的意识拉入深渊里——

    “无论是任何幻想,一刻都不行。”

    这句话之后,便只剩下了漫长的黑暗。

---tbc.

评论(4)
热度(14)
© 九冢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