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冢狐。

秀业秀/漫威/魔道杂食,不忌口(

RDJ&抖森&西瓜Jun&谜之声→爱他们是一辈子的事♡

诈尸状态,偶尔写文画画,基本咸鱼级别。

如蒙赏识,不胜荣幸♡

【原创】『鲸落』

    一篇还挺短的类似小甜品的文,算是小故事吧w

    本来是为了交校刊的稿子来着的…结果莫名越写越认真了诶嘿嘿xxx当然还是刻意地像稿子一般短小…(不

    感觉作为原创的话能被看见的几率还是挺小的,但是依然希望能喜欢哟ww说真的大西洋海神海蛞蝓真的超好看的!先行度娘再食用效果更佳!!w

    文风略清奇,若能有幸得您赏识,不胜荣幸。

---------------------------------

Part.1

    大洋蔚蓝的洋流里,一只颓废的大西洋海神海蛞蝓自暴自弃般任由自己飘荡着。

    “啊,好凉,好困好困,好饿好饿,不想动呜…咦,这啥。”随着波浪飘荡的海蛞蝓撞上了另一片蓝灰色的平地,软软的挺有弹性,不疼。

    小蛞蝓死皮赖脸地趴了一会儿,又贴着平地挪了挪,终于安安心心舒舒服服地窝进了一个温暖的洞穴里。

    “唔唔,好难受…”

    “哈,哈——啾!”水流涌动,蓝鲸一个业务熟练的喷嚏就毫不客气地让小蛞蝓上了天。

    “咦、咦咦咦诶好高咦——?!”

---------------------------------

Part.2

    那之后懒得令人发指的小蛞蝓就赖上了蓝鲸,天天趴在对方身上叽叽喳喳个不停,捡捡掠过蓝鲸身上唾手可得的食物。

    “大鱼大鱼,你活了多久了?”

    蓝鲸掰了掰并不存在的指头数了数,“嗯…九?”

    “九个月?”“…九年。”

    小蛞蝓咋了咋舌,再数了数自己的寿命,暗叹大自然不公,有些郁闷地转了话题,“…九年诶,除了我之外,你还有过什么可以说话的对象嘛?”

    蓝鲸想了想,撒了个小谎,“…没有哦。”

    小蛞蝓听了有些难过,蹭了蹭蓝鲸宽大的脑门,闷声闷气地嘟囔了一句,“那我就…陪陪你好了。”

    “好。”

    蓝鲸有些无奈。它也不是没有遇到过搭讪,可惜那些小鱼偏偏就傻到在它眼前打了招呼,它开口刚想礼貌地回上两句,那些小鱼就全进了它嘴里。

    还好你比较聪明。我只有你了。

---------------------------------

Part.3

    “大鱼大鱼,你到底是什么鱼啦,怎么这么大的?”

    “我还不算大啦,真的。”蓝鲸想了想,感觉自己要是个人类的话大概脸会有些红,“作为一只南蓝鲸,我才刚刚…二十二米。”

    可惜小蛞蝓却完全没有领会到性成熟这个有些尴尬的点,它只是再次毫不掩饰地表达了自己的委屈,“哇二十二米诶!我才刚刚三厘米…”

    “所以三厘米的小鱼到底是怎么做到赖在我身上的?”蓝鲸有些好奇,毕竟它还没真正见过自己的这个朋友。

    “…我长得不像鱼啦!我是海蛞蝓!大西洋海神海蛞蝓!”小蛞蝓看了看自己,有些突发奇想地对蓝鲸说着,“你先停下来等一等啦,屏住呼吸,尤其不准张嘴。”

    蓝鲸听话地屏了气凝了神,浑身上下都僵直着不敢动弹一丝一毫。

    “看清楚啦,看看我。”

    蓝鲸睁大了眼,浅海的阳光穿透而下,将一只在自己眼睛前旋转舞动着的蓝色小生灵照得亮晶晶的,在它视力并不好的世界里美丽得格外耀眼。

    小蛞蝓转了两分钟,直到确认蓝鲸已经把自己看清楚了,才慢慢悠悠地趴回了蓝鲸的脑门上,“我好看嘛?”

    蓝鲸没有及时回答,只是浮了上去呼吸有些急促地换了气,沉默了好半天。

    “…好看。”

---------------------------------

Part.4

    “大鱼大鱼,我们这是在哪里呀?”

    蓝鲸闻言与小蛞蝓一样望了望透射下来的阳光,想了半天才得出一个不怎么确定的答案,“嗯…南半球吧?我是南蓝鲸嘛。”

    “有道理。”小蛞蝓点点头,然后又陷入了更加深沉的困惑之中,“…但我是北大西洋海神海蛞蝓诶。”

    “……”蓝鲸有些尴尬,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蛞蝓了,只好开了个玩笑试图缓解下气氛,“要不我们去北大西洋看看,问问那边本土的海蛞蝓?”

    “好好好!”蓝鲸只是随口一句玩笑话,小蛞蝓却当了真,雀跃的欢呼里透着希冀,“是大鱼的话,肯定可以的吧?”

    蓝鲸有些犹豫,它想说它是南蓝鲸,不适合北半球的水域;它想说北半球离这里太远啦,游去那里一定很累的,还很花时间。

    “…嗯,可以的哦。”

    但它什么都没说。

---------------------------------

Part.5

    旅途在风平浪静之中一片顺利,大蓝鲸和小蛞蝓偶尔一起数个星星,偶尔一起谈谈人生谈谈理想,更多时候还是在聊些有的没的。

    比如——

    “大鱼大鱼,你为什么叫南南鲸呀?好奇怪的名字喔。”“…不是南南鲸啦,是南蓝鲸。”

    “蓝蓝鲸?”“…南蓝鲸。”

    不服输的小蛞蝓与大蓝鲸争论了许久,终于哭丧着脸承认了出声:“我…NL不分的嘛…”

    感到自己脑门上的小东西许久未再出声,蓝鲸终于安慰性地开了口,“好啦好啦…蓝蓝鲸就蓝蓝鲸,随便你怎么叫啦。”

    “…南南鲸?”“诶。”

---------------------------------

Part.6

    蓝鲸做了一个梦,蓝色的亮晶晶的梦。

    梦里有一轮亮亮的月亮,小蛞蝓有些反常地没有睡着,而是和它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从渺远不可及的夜空聊到近在咫尺的浮藻,却没有给它哪怕说上一个字的机会。

    小话唠说着说着,越来越磕巴,便索性停了下来,深呼吸。

    没等蓝鲸开口,小蛞蝓就平静地出了声,“大鱼大鱼,我可能看不见大西洋了,我要死啦。”

    蓝鲸感到自己巨大的心脏抽了抽,似乎有些揪着疼。

    “海蛞蝓的生命很短的,大概只有一年吧。之前没跟你说是因为怕你担心嘛…大鱼你不准生我的气哦。”

    “…其实海蛞蝓是会带毒的啦。不过因为我很懒,很少能吃到水母的,所以并没有什么毒性…一直瞒着你还赖在你身上,真的很抱歉嘛。”

    “其实说真的,我一直都觉得自己超幸运的!遇到你的那一天,我又饿又困,还以为自己快要死掉了,还好撞上了你,还好你是一只温柔的大鱼…”

    “跟你在一起度过的十二个月,真的很开心很开心!如果来生我还是一只海蛞蝓,我一定不会再这么懒啦。我要从你宽阔的背脊一直游到你的尾,来来回回看好几个圈,把完整的你牢牢地记在心里…”

    “黎明应该快到了吧,那么也是时候说再见啦。剩下的旅途就拜托了,晚安,南蓝鲸。”

    不知是臆想还是什么原因,蓝鲸觉得自己的嘴角似乎被什么柔软的东西触碰了一下。再低头一看,却只有蓝色的小小的物体向着海底坠落下去的身影。

    于是蓝鲸想也没想,匆忙换了气就向深海俯冲了下去,巨大的鲸尾翻起,在水面拍打出晶莹的水花。

    月光将巨大的剪影映射进小蛞蝓模糊的视线里,海水蓝蓝的,亮亮的,却终究晃不花烙印进小蛞蝓心里的那一眼。

    “啊…看见了哟。”

---------------------------------

Part.7

    多少年过去了,老水手们仍众口相传着一片美丽的海域。

    那是大西洋边境的一片浅海,在阳光足以穿透而过的浅海底,静静地躺着一副南蓝鲸的骨架。那骨架四周生机繁茂,滋育了无数生灵。

    没有人能猜到这幅骨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有蓝鲸自己才知道——

    它用了九年的时间来虚度,用了十二个月的时间活着,用了剩下的二十年时间活在了长久相伴相爱的梦中,祭奠未曾完满的誓言。

    它终于如愿带着它,长眠在了梦里的海底。

---END.

评论(2)
热度(8)
© 九冢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