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冢狐。

秀业秀/漫威/魔道杂食,不忌口(

RDJ&抖森&西瓜Jun&谜之声→爱他们是一辈子的事♡

诈尸状态,偶尔写文画画,基本咸鱼级别。

如蒙赏识,不胜荣幸♡

【秀业秀】Merry Christmas&Merry You{NO.1}

    啊大家好是我…我我我又诈尸回来了,之前那篇写好的存档丢了真是对不起…
    总之圣诞还是忍不住想写一写,大概没有车就是了…
    是七年后两人的故事,也就是高中毕业四年后的时间线。妄想写出某种感动的情绪,要是能被读到就再好不过了…!!
    那么一如既往,正片开始…?
    文风略清奇,若能有幸得您赏识,不胜荣幸。

-------------------------------------------

Part.1
    20xx年12月25日晚九点,漫天飞雪的冬夜。
    赤羽业伸手,隔着分外保暖的皮质手套拭了拭眼前因室内暖气而变得雾气弥漫的玻璃,映着流光的目光投向店外的一片繁华,而后又转瞬收回。他敛着思绪低头瞥向了手中执着的咖啡杯,低头轻抿了口。
    他来得不算早,却意外地占了个好位置。这是城市中心广场外围的一家小咖啡店,装修朴素,口味醇苦,店长是位常年噙着微笑的离异女子,口不能言却性格温和,一如她店里养着的猫。可叹店中唯一一位雇员却是个面露凶相的中年大叔,每每努力地挤出微笑想要表达善意的时候,多半都会将客人直接吓跑,故而店中常年冷淡,光顾这里的通常都是些熟客。
    赤羽业是在约莫十个月前的情人节夜晚来到这家店的。那一晚也是像这样飘着细雪,他喝得酩酊大醉,在政界里摸爬滚打几载沉积下来的风度与镇定全都荡然无存,只似个不胜酒力的醉鬼一般靠坐在了店外。他隐约记得有只猫靠着他蹭了蹭,窝进了他的怀中,眼前是雇员大叔伸向他的宽厚的手,捧着杯醒酒的热饮。
    几个月的接触下来,他也差不多了解了这店中的故事。像所有再普通不过的剧情开端,国中时的少年钦慕上了恬静的少女,而少女却早已心有他属。她虽为人随和,但对于认定了的事情却意外的坚定。她靠自己的努力争取到了自己想要的恋情,而后大学毕业,结婚,因病失声,在丈夫的一力胁迫之下离了婚,独自开起了这家咖啡店。而当年国中时的少年仍未婚娶,在了解到她的现状之后,辞去了工作,抱着只猫在雪夜敲开了咖啡店的门。
    说起来,国中时期的恋慕啊…又有几人能够惦念到现在呢?
    这家咖啡店中,赤羽业最喜欢的便是现在这个位置。爬了不知名藤类植物的木制墙壁嵌着块明净的玻璃,直望出去就能看见中心广场中央的巨型圣诞树。那树上挂满了各式装饰与祈愿小卡,不少情侣走走停停,温存片刻或挂上祝福。
    曾几何时,也有个人伴着他走过某年的树下,在人潮翻涌的当中停下,玩笑般凑到他耳边说道:你是想听圣诞快乐,还是生日快乐?
    他听见自己心虚的笑声与渐快的心跳,随口嘲讽了两句便搪塞了过去,径自向前走去。身后的那人却拉住了他的手,热度与力度隔着手套传了过来,他不敢回头看向对方,却不知对方也未敢抬头看向他。
    那人的声音细弱得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得见,却充斥着年少时期特有的执拗意味。他开口,一字一字认真地说道:赤羽业,我喜欢你。
    自那之后,两人一别就是四年。


Part.2
    十个月前的某天,赤羽业接到了一份有关新成立公司的审核工作的文件。这种工作向来该是走他手上得个许可便交由下属单位去做的,其中油水自然也是由下属们捞了去,再经由某次聚餐又流回他这个上司的口袋。他从未要求过什么贿赂,倒是手下那些思想腐朽的人常常满面谄媚地将赃款双手奉上,他倒也乐得并未拒绝,从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任由他们去做。
    他知道自己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去筹划,绝不可因为这点小事就分了神。其他人自然也清楚地晓得这位天才政客的脾性,恨不能哪日去做个签名章来献上,就连签字的时间都可为他省了。
    所以可想而知,当赤羽业的秘书接到她上司的线内电话,要她通知下属们将这工作全权转交他亲自来做的时候,表情该有多么的精彩了。
    那是赤羽业自上升到这个位置之后第一次再做这种基础的工作。他略略有些心不在焉地温习了一遍审核的流程,又再次看向了桌角那一叠被风吹起了几页的审核文件。他起身去关上了窗,背脊靠着落地窗巨大的玻璃窗面,再将那份资料细细看了遍。
    毕业于国外一所著名的私立大学,修满学分的速度令人咂舌,转眼就同时拿到了几个令人艳羡的学位。理论知识准备充分之后于当地与人合作试营业了一家小公司,反响极好,而后便转手将大额的股份全权转让,回国来筹划如今他手上这个公司。
    啊啊…这个人还真是过得无忧无虑呢。留学回归的高材生创建的公司,最好是不要被他抓到任何把柄吧。
    他从来就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好官,为官清廉这种标签他本就不屑一顾。眼前这位旧识的公司是废是留,在他的人脉网络暗中操作下,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但是如今这位一向雷厉风行行事果敢的年轻政客,却终究是慌了阵脚。
    身后玻璃窗面的凉意隔着衣物渗到了身上,城市高处的风自一旁开着的窗闯进了室内,肆无忌惮地卷起了窗帘,扫下了桌上摊着的文件与讲义。
    赤羽业深呼吸,长出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耿耿于怀些什么,是四年前的不告而别,还是那夜那句随温暖触感一同抽离,随后就散于拥挤人群的话语。
    墙上的电子挂历跳动过一分,门外便响起了下班的嘈杂声响。尽职的秘书敲了敲上司办公室的门想要道声再见,得到许可开了门之后却只看见了满地的狼藉。年轻的女性看上去心情不错,她一边蕴着甜蜜的微笑一边捡拾整理着散落一地的文件,开口唤回了赤羽业飘忽的思绪:“赤羽先生,明天就是情人节了。我想请一天假,麻烦您了。”
    “…嗯,好。”

    那一天,2月13日。


tbc.

评论(2)
热度(40)
© 九冢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