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冢狐。

秀业秀/漫威/魔道杂食,不忌口(

RDJ&抖森&西瓜Jun&谜之声→爱他们是一辈子的事♡

诈尸状态,偶尔写文画画,基本咸鱼级别。

如蒙赏识,不胜荣幸♡

【秀业秀】Merry Christmas&Merry You{NO.2}

    时间线是两人高中毕业分别后的第四年,业从政,学秀学的商。主要是业的视角。

    业:我好委屈啊…为什么我活得这么辛苦,你却过得这么滋润?嗯??(x

    那么还是开始啦,总体HE,祝食用愉快。
    文风略清奇,若能有幸得您赏识,不胜荣幸。

-------------------------------------------

Part.3
    赤羽业接到那份文件的次日,压抑了一夜的云层终于在清晨缓缓降下了细雪。天空明净得像块湛蓝的托帕石,街上行人三三两两,些微暖意微融了些雪,又散进了城市的寒风里。
    自很久以前的某刻起,赤羽业便决心不再做个情感丰富的人。在他只身踏入政坛的第一年里,他便不知被卷进过多少大大小小的明争暗斗之中。多少人曾在他一败涂地的时候恣意奚落过他,他们有的对他满含鄙夷,也有的将他视作一个笑话甚或是教训。却只有那么一个人,在某个秋日的黄昏靠在玻璃天桥的栏杆旁,对着天桥下面紧捏着文件的手都泛着白的他吹了个口哨,玩味地笑着对他说道——
    真是可惜了呀,赤羽业。如此大好局势,怎么就被你糟蹋到如此境地了呢?那个叫什么勇次的没用的大叔,跟了你不过才几个月而已吧?为什么就是舍不得把他当作弃子丢出去呢,明明只要走了这一步,赢的就该是你了。
    彼时的他抬头看向了那个天桥上的身影,夕阳在他的身后落下,背着光的人看不清面容,但那胜利的姿态却像是神明一般耀眼,烙进了他的眼中。
    许是他目光中的愤怒太过露骨,那人见他如此模样,笑得肩膀都颤了起来:“啊啊…想说是'朋友'?真是可爱…看来我还是高估你了啊,赤羽小朋友。看你这么可怜,不如就告诉你吧?这次为了自己而出卖了你的,就是你那位看似憨厚的'朋友'。”
    ——送你一句忠告,赤羽业。感情这种东西,是人性中最复杂的部分。自你决心进入政界开始,你就再也不该,也再也没资格去碰它。
    那人给他留下了这么一句话,便转身扬长而去。那是赤羽业见过的最强的对手,却也是他最初的“老师”。
    你是没有资格去喜欢任何东西的,赤羽业。这世界上的种种,美好的一切,丑恶的一切,都与你无关。它们不该对你冷静的头脑与平稳跳动着的心脏造成一分一毫的影响,一点点都不行。
    裹着鸦黑色风衣的年轻政客此时就立在街角的阴影中,看着视线范围内不远处缠绵的两人,一遍一遍地在心里对自己重复着这句话。
    在阳光照射着的地方,在飘着细雪的街道旁,金色长发的少女溢着笑容,踮起脚尖为金发的青年裹上了围巾。清冷的阳光在他们耀眼的发丝上跃动着,晃花了赤羽业的眼。
    他们就像最普通不过的情侣一样,整理衣物,拥抱,笑着作别。直到少女坐上了计程车,消失在了远处的另一个拐角,赤羽业才终于理清了自己有些杂乱的呼吸,随手从身旁的废物堆中捞了束不知是被谁丢弃在这里的花,换上惯用的职业笑容迎了上去。
    “初次见面,浅野先生。我叫赤羽业,是此次审核的负责人,还请多多指教。”
    递出的玫瑰花束被接过,是怒放开来却被摧折了的模样。
    紫色的眸子直直地望了过来,像是要直接看进他的灵魂,窥探他的思维,又像是再普通不过的礼仪性的问候。年轻的企业家笑着向眼前人伸出了手,体格虽是长开了,神态却还是赤羽业记忆里的样子,好像这四年的时光从未使他改变过半分:“赤羽先生何必如此客气?初次见面…还应互相指教才是。”
    玫瑰艳红的花瓣托着点点细雪,折断了的枝干上犹自开出了怒放的花。

tbc.

评论(1)
热度(27)
© 九冢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