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冢狐。

秀业秀/漫威/魔道杂食,不忌口(

RDJ&抖森&西瓜Jun&谜之声→爱他们是一辈子的事♡

诈尸状态,偶尔写文画画,基本咸鱼级别。

如蒙赏识,不胜荣幸♡

【秀业】幸存者偏差/Part 1

#政客学秀x杀手业

#盲狙全国卷二→幸存者偏差梗

#许久没动笔,ooc/文笔下滑皆有

  非be,祝食用愉快。

  真的完球,两千多字他们才刚刚见面…可见装逼是真的很复杂的一件事。于是又要分啦,这是第一部分!
  ……以及还有很多小细节不太好写出来,比如业隔着两层楼跳下是他给自己预留了一秒在空中的时间,自由落体1s内下落距离是4.9m,大约就是从两层楼上向下的距离(你在说什么
  另外业落地后活动手指是因为沙漠之鹰这把枪其实本身握把很大,扣动扳机的时候会有些吃力,大概就是这样啦。

  神经系文手偶尔考据偶尔放飞,过于明显的逻辑错误原则上尽量不出现,其余细节修修补补看个开心就好。祝愉快!

-----------------------------------------------

    云层厚重而压抑地堆砌在天幕上,夕阳提早退场,携着最后一抹亮色同这城市不辞而别。

    浅野学秀抬腕看了眼表盘上仿佛追不上时间的指针,手边签下今天的最后一份文件,利落地甩开签字笔起身走向门边,将厚重的办公室门锁死。

    机关落锁清脆的一声响过之后,时间的齿轮才像是开始在泥潭中挣扎着缓缓启动。云层尽头刮来的第一缕风冲向写字楼的玻璃幕墙,又循着浅野学秀未曾关上的推窗堂而皇之地闯入。某种鸟类的鸣叫随之传入他的耳中,微微有些失真。

    他将自己丢进正对着大门的皮质沙发里,又倾身向茶几替自己斟了一杯红酒。剔透的红色液体踩着乐点坠入高脚杯中,年轻的政客微挑唇角,紫色的眸子里漾动着从天边偷来的光。

    ——游戏开始了。

 

    算不上清新的空气翻涌在地下室中,赤羽业将子弹填入弹夹,掂着沉重的枪体自左手换入右手。杀手浑身的骨骼肌肉都在瞄准的那一刻苏醒,几乎瞬间到位的双手托枪姿势堪称完美,昏暗的地下室尽头,破旧不堪的靶心被锁死在准星处,凌厉的光自他微眯的眸子中一闪而过。

    极轻的嗤笑声响过,近乎凝滞的空气再次流动,赤羽业退后一步,将重心后置倚靠在书架上,未曾上膛的手枪自他的右手滑入一旁桌上敞开的背包中。黑色的匕首被勾入掌中,赤羽业转动着手腕把玩着,心下暗嘲一声还是轻便的顺手。

    怪只怪浅野学秀这个圈套下得太不是时候,他的选择实在有限——举着沙漠之鹰去高楼里执行任务?听起来像是什么英雄故事中无脑主角才会做的事,或是地下酒吧里一则能让同行笑得爬不起来的笑话。

    赤羽业感觉他和浅野学秀的关系就像行走在某种怪圈中,自国中时期延伸到现在,纠缠着他们的丝线从有形变得无形,终于还是再次牵引着他们回到了这里。他知道他自以为遮掩得很好的身份不知何时已露出了尾巴,就在他昨晚于酒吧中接到消息的那一刻。捕猎者向另一个捕猎者发出邀请函,双方的耐心都将耗尽,游戏开始的发令枪即将响起。

    他的视线向一旁飘去,大名鼎鼎的沙漠之鹰无疑有着漂亮的枪身,有轿车自公路上疾驰而过,投下的光亮自狭小的窗格里溜入,那一瞬间金属的色泽凛冽而危险。

    红发的杀手心下泛过一丝微妙的恶趣味,他忽然感觉在这种场合下,笨重的狩猎手枪好像也不错。

 

  -

 

    交谈声与脚步声中夹杂着微弱的电流音,赤羽业蹲在窗边,左手扶住耳边的窃听耳机,右手在厚重的地毯上规律而无声地敲击着。

    一个,两个,电梯停下,出来一个……啧。赤羽业咂舌,清洁推车的噪音从货梯开始响起,原本规律到能令杀手在脑中布下清晰地图的线索都被淹没在干扰音中,同一时间杀手的兴趣被最大程度地勾起——看来对方还不至于让这场游戏变得太过无趣。

    赤羽业阖上双眸、放缓呼吸,右手的敲击停下,其余感官的封闭有利于杀手更加专注于听觉。他的意识仿佛睁开了金色的双眸,游走于两层楼下走廊上虚幻的影子间,一点一点地排开杂乱的信息,终于在一个间隙锁住了某个略显沉重的脚步。

    红发的杀手丢开窃听耳机,计算着时间低下头最后一次检查腰间的挂索。赤羽业背身从窗口跳下去的时候想,整个走廊尽头只有一间办公室,不得不赞叹一下浅野部长这份未雨绸缪的绝妙规划,这确实替他扫清了许多不必要的障碍。

    他迎着四十八层高的风将沉重的狩猎手枪上膛,瞄准的前一刻余光再次扫过三百米外钟楼的巨大表盘,杀手顶尖的动态视力穿过玻璃幕墙将目标锁定在准星上,在下降至窗口后的某一时刻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威力巨大的点四一马格南子弹炸开在不速之客的颈大动脉上,加装了消音器后的枪声混杂进钟楼准点敲响的钟声里,浅野学秀侧过视线望向窗外的杀手,沙漠之鹰恐怖的后坐力被他借由挂索轻巧卸去,自窗口荡入落地的动作流畅而利落,唇边挂起的弧度愉悦得仿佛是刚刚品尝过某种甜食。

    就算是,估计也是草莓味的,浅野学秀腹诽。他顺手取下自己耳中的降噪耳机,抬眼看向面前活动过手指后开始潦草处理现场的杀手,不无玩味地看向他手中的手枪道:“沙漠之鹰。不知道有没有人提醒过你,你的雇主还想再多感受两年这个有声的世界?”

    赤羽业隔着手套将尸体上的子弹收下,又拔出匕首开始破坏伤口。他手上不停,只微侧了身子假作正经答他,漫不经心的伪装却遮掩不去狡黠的笑意:“可我记得我早上给我的雇主寄过预防措施了。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份措施两分钟前还好好地戴在他的耳朵上。”

    “是啊,刺杀前十分钟才送到的匿名包裹。”浅野学秀几乎要笑出声来,他将那对降噪耳机向赤羽业掷去,对方则头也不回利落地抬手接下,毫不客气地收进了背包中,“你该感谢我足够信任你,不然你的任务该在刚开始的时候就失败了一半了。”

    赤羽业起身,最后用鞋面将尸体挑开,终于回身看向了仍旧安坐在沙发上的政客。他笑着走近,而后伸手勾过茶几上的高脚杯将其中的红色液体一饮而尽,同时抽出另一把黑色的匕首甩在了玻璃几面上。

    浅野学秀伸手止住几面上旋转着的匕首握在手中,他抬眼看向面前的红发杀手,对方毫不吝惜地糟蹋完那杯酒液后抬起手腕抹过唇角,微侧了头将视线投下来道:“是啊,为了任务。送给你拿着防身的,雇主。”

    “雇主”两个字被杀手细细地在喉间磋磨过一遍才玩味地吐出,浅野学秀抬起手中的匕首,借着灯光看清了上面雕着的图样,“所以这就是真相了——‘狩魔’?”

    “到这一步才能确认我的身份,这次是你输了,浅野会长。”小恶魔说着就不再掩藏自己的天性,笑容中的恶劣明晃晃地招摇在了他的字句中,“部长既然认得出‘狩魔’,就该知道我有多贵。看在旧日同窗情谊上,初次合作,佣金多收你百分之十如何?”

 

 

-TBC.

评论
热度(25)
© 九冢狐。 | Powered by LOFTER